骤魽

我是你艺术手法式的虚构,我是你强暴式的欺骗。 ​​​

我受够了每日的期待与离别,我受够了每日感受到的爱里的不安与杂质,我受够了小聚后的难堪与不适,这让我感觉到世界上的一切都在努力榨干我所剩无几的温度与价值。这个世界亏欠我的太多,你能明白吗?存在是自明的概念,然而这种平均的可理解不过表明了不可理解而已,你能明白吗?世间的一切不过是在为消亡找一个合理的理由,你能明白吗?真实里面是没有答案的,你能明白吗?所以我想死,我想死。真的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