骤魽

我是你艺术手法式的虚构,我是你强暴式的欺骗。 ​​​

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?
我给你贫穷的街道、绝望的日落
破败郊区的月亮。
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。
我给你我已死去的先辈
人们用大理石纪念他们的幽灵:
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边境阵亡的我父亲的父亲,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,
绪着胡子的他死去了,
士兵们用牛皮裹起他的尸体;
我母亲的祖父——时年二十四岁——在秘鲁率领三百名士兵冲锋,
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幽灵。
我给你我写的书中所包含的一切悟力、
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或幽默。

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。
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
——不营字造句,不和梦想交易,不被时间、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。

我给你,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。
我给你你对自己的解释,
关于你自己的理论,
你自己的真实而惊人的消息。

我给你我的寂寞、我的黑暗、我心的饥渴;
我试图用困惑、危险、失败来打动你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