骤魽

我是你艺术手法式的虚构,我是你强暴式的欺骗。 ​​​

雅各宾派发言

稀有气体:


哎...又要考据搞法革小作文了





马拉:死刑本身是一种太温和的判决,要用烙铁烙他们,斩断他们的拇指,割下他们的舌头。




圣茹斯特:在人民和敌人之间除去宝剑外,没有任何共同之处。对于那些不能用正义来管理的人,必须使用铁棍来统治。


每个人都必须忘记他自己的利益和自尊。私人幸福和利益是对社会秩序的强暴,你必须忘记你自己。




海登斯:我宁愿让两千五百万法国人死去十万次,也不让一个人毁灭统一而不可分割的共和国一次。




圣鞠斯特:你必须不仅惩罚叛国者,还应该惩罚那些漠不关心的人;你必须惩罚在共和国中任何消极和无所作为的人。


在人民与敌人之间,除了断头台就没有别的了。




罗伯斯庇尔:我确实很少相信活着的必要。


好人和坏人都从世界上消失了,听我的,公民们,死亡是不朽的开始。


直到政变前的7月26日,罗伯斯庇尔还在国民公会杀气腾腾地吼道:“人们说我们太严厉了,祖国却责备我们过于宽大……用国民政权的实力镇压一切党派,以便在各党的废墟上树立正义和自由的威力。”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骤魽稀有气体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