骤魽

我是你艺术手法式的虚构,我是你强暴式的欺骗。 ​​​

" 我觉得自己在人类中间耽惊受苦; 只好是要么我自己不幸, 要么我就使别人不幸。而最爱我的人, 莫过于我自己了。"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