骤魽

我是你艺术手法式的虚构,我是你强暴式的欺骗。 ​​​

乔治·巴塔耶《不可能性》摘录

_知更Sorgen_:

P21 猫头鹰在月光下飞越一片田野,受伤的人在田里呼喊。
       我酗酒抽烟,我喝醉,我只有在无法被拯救时才是幸福的。


P22 就像一个逃离疯人院的疯子,至少我的疯狂还囚禁着我。


P28 没有什么是没有提前被死亡窃取的。


P34 儿童惊恐的尖叫,然而也是感受到尖锐幸福的尖叫。


P56 如果清醒只是对谵妄的否定,那么清醒就不是完全的清醒,它仍然是一种不敢破釜沉舟的恐惧——恐惧转变成了厌倦,也就是对某种过度欲望的对象的蔑视。


P57 ……而且自然地,赤裸是死亡——而且尤其因为裸体是美丽的,它“死”得更为透彻!


P67 寒冷有着一场战斗一般无法想象、极度紧张的残酷。


P90 当恐惧达到极点时,我的快乐也变得没有边界。


P113 基督教曾为生活设置必要的界限,因为恐惧将界限安置得太过靠近,基督教由此位于焦虑的色情的源头,位于一切色情的无限性的源头,这不正是人类生存条件的关键所在吗?


P129 然而,睡觉可能是胜利的一个错失的形象,我们需要掠夺的自由在此被窃取。


P131 极度的幸福只存在于我对它的持续性产生怀疑的时刻;反之,一旦我确信它能持续,它就变得沉重。
         可能获得快乐的意识也没有完全被取消,是它令痛苦急剧增加,作为补偿,也是它帮助人们忍受折磨。


P178 真相的风做出了回答,像一记耳光扇在恻隐之心那伸出的脸颊上。


P184 ——诗也超越了这个世界,但它无法改变我。


P186 然而,在夜里,欲望撒谎,而夜晚因此停止成为欲望的对象。我“在夜里”的这种生存仿佛爱人死去时情人的生存,仿佛得知赫尔弥俄涅自杀时的俄瑞斯忒斯。在夜里,它无法认出“它等待的东西”。

评论

热度(3)

  1. 骤魽_知更Sorgen_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