骤魽

我深知痛苦乃是唯一的高贵

我的十七岁仿佛是一滩由羞耻心和虚荣心交织混杂的粘稠物质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