骤魽

我是你艺术手法式的虚构,我是你强暴式的欺骗。 ​​​

正确的压力并不会让人感到真正的“难堪痛苦”,压力像是限制——它的论述过程中的处理、解释和限定更像是进一步意义的构建,压力隐匿了太多目的与奢望,错误的理解反而让人误以为自己在赋予其真正的思考与价值。 ​​​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