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匿

我是你艺术手法式的虚构,我是你强暴式的欺骗。 ​​​

每次和人见面后我都会因而丧失一点人性。

“我读完了您写的新剧本,我能够感觉那些人物的爱情生活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瓶颈,他们之所以持续处在这种窘况之中仍不愿付出改变,是因为内心愧疚逐渐使他们的内心变得空洞吗?意识仿佛幽魂一般,游荡在虚实之间只为寻找偶然的温暖。”

" 我觉得自己在人类中间耽惊受苦; 只好是要么我自己不幸, 要么我就使别人不幸。而最爱我的人, 莫过于我自己了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