骤魽

我深知痛苦乃是唯一的高贵

我的善良都是被迫的。


关于死亡和存在主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