骤魽

我是你艺术手法式的虚构,我是你强暴式的欺骗。 ​​​

你对我的爱不过是自我意识的扩张。

婚姻不过是一场物化男女感情的游戏。

你还需要我说吗?需要我解释吗?需要我穿越一切表象向你一层接一层的剖析吗?需要让我告诉你自我意识的悲痛与不堪吗?给予你那最贫乏的安慰吗?我告诉你我不会,我绝对不会,我绝对不会给予任何人、任何来自我的构造中的——那最低劣的温柔。

我的十七岁仿佛是一滩由羞耻心和虚荣心交织混杂的粘稠物质。

人不应该从时间的悲痛感中寻找自身的价值。

请赋予我被爱的错觉吧

正确的压力并不会让人感到真正的“难堪痛苦”,压力像是限制——它的论述过程中的处理、解释和限定更像是进一步意义的构建,压力隐匿了太多目的与奢望,错误的理解反而让人误以为自己在赋予其真正的思考与价值。 ​​​

“多数的美学家对艺术印象问题恐怕比对艺术表现问题更在行,每当他们谈及作者创作某一作品的心境与灵感,或推断作品的来源与动机时,总是抛开理智的与道德的约束,进行一种不负责任的漫无边际的自由幻想。”

爬墙使我快乐:


截图自《哥本哈根的余烬》,太刀了,配乐超神,反正在看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脏是被串着吊起来的,估计短期内不敢二刷了


后4p发现小海在37年被盖世太保抓去审讯,可他到了39年还在尽力维持和玻尔的联系,算是玻璃渣吗QAQ